弒天刃 第七十七章 皇室三兄弟

小說:弒天刃 作者:小刀鋒利 更新時間:2016-12-21 23:03:56 源網站:快眼看書
“這么多年,本王也累了。”夏京嘆息了一聲,眼中露出幾分疲憊之色。

    “說起來……楚少可能不會信,但我覺得,還是有必要給自己澄清一件事,背黑鍋本王不在乎,但那要看為誰去背。”夏京看了一眼楚墨,淡淡說道:“那個要射殺張青玉的弓箭手,的確是親王府的人,還曾是我很重視的人。不過,卻不是本王派去的!”

    “不是你派的?”楚墨眉頭皺起,看著夏京,這老賊雖說壞事沒少做,但卻也是個敢作敢當的人。不然怎么會有無法無天的評價?應該不會欺騙自己。

    尤其是現在這種時候,夏京更沒有理由、也沒有那個膽量欺騙楚墨。

    “不是夏杰?”楚墨瞇著眼,看著夏京。

    “他沒有那個權力。”夏京目光低垂,淡淡說道:“那個弓箭手,在親王府的地位不低,夏杰根本沒有調動他的資格。”

    “那封信?那些殺手?”楚墨看著夏京。

    “那些是我干的。”夏京一臉坦然,淡淡說道:“不過射殺心腹寵臣兒子的事情,本王做不出。”

    “這么說……對方是連你想要一起算計了?”楚墨忽然間覺得,背心有些發涼。

    夏京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楚墨:“本王不受人待見,他們是沖著本王來的!你是被無辜牽連進來的。”

    “他們?”楚墨用手指了指天,夏京點了點頭。

    楚墨沉默了一會,說道:“那些事,跟我沒關系,只要下次別算計到我頭上來就行了。”

    夏京沉默了一會,說道:“難說。”

    “那就讓他們放馬過來好了。”楚墨一臉不在乎的說道,心中卻升起警惕,感覺到自己應該是陰差陽錯之下,不小心進了一個漩渦。

    夏京隨后拿著兩封信離去了,楚墨靜靜的坐在那里思考著。

    “皇室……”楚墨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冰冷的光芒。

    他之前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無意中卷入到皇室的紛爭中去。

    雖然沒想過,但這不代表楚墨什么都不知道!

    當今皇上雖然英明神武,但卻已經年過六十,太子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確立,是大皇子夏英。

    皇上膝下皇子有幾十個,但皇后所生的嫡出皇子,只有三個。

    分別是大皇子、太子夏英,二皇子夏雄和三皇子夏豪。

    太子夏英,如今已經四十幾歲,執掌東宮多年,性情穩重、精明,心胸寬廣,做事大氣。至少這些年來,無論朝野,對這位太子的評價,是這樣的。認為夏英將來肯定能夠成為不遜色他父皇的一代明君。

    夏英跟親王夏京之間的關系,談不上有多好,但也不算壞。

    雙方雖然是叔侄關系,但一個是太子,一個是皇叔,彼此間不能太過親近,這個道理,其實所有人都懂。

    但二皇子夏雄和三皇子夏豪,跟夏京這位親王之間,關系則不怎么樣。

    尤其是三皇子夏豪,今年三十幾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夏豪從小在門派中修煉,二十歲下山,回到大夏之后,就一直在軍中效力。

    如今一身實力已經達到了黃級四層,進入煉骨境,成了一名將軍。

    生性勇猛的夏豪,一直看不上自己這位權傾天下的叔叔,覺得他的存在,早晚會威脅他的皇兄順利繼承皇位。

    因此,一直明里暗里的,都在針對夏京這位親王。

    這些事情,在大夏的貴族圈中,也不算什么秘聞。

    夏京雖然沒有明說,但今天的事情,楚墨已經猜到,十有八九,是跟夏豪這位三皇子,有一定關系。

    能夠收買親王府中身份地位不低的神射手,至少他的身份,不應該比親王差太多!

    不然,他能給的,夏京這位親王沒道理不能給。

    楚墨之所以直接將懷疑的目標,指向三皇子夏豪,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三皇子夏豪,跟爺爺樊無敵不睦!

    起因在兩年前的一次新年晚宴上,三皇子夏豪利用敬酒的機會,四處為自己皇兄夏英拉攏那些軍中的將軍。

    這種舉動,讓樊無敵內心很反感,在老將軍看來,皇位遲早都是太子的。

    但現在,大夏還是當今皇上的大夏!

    不是太子的!

    更不是某個皇子的!

    你身為一個皇子,跑來拉攏這些將軍算怎么回事?

    不過老將軍雖然反感,卻也沒說什么。畢竟,他是個軍人,懶得摻和到皇家的事情中去。

    可夏豪卻好死不死的,跑到樊無敵面前敬酒,開始拉攏老將軍。

    別看樊無敵在一眾將軍中的排名,只在中上。但很多軍方的重臣,昔年都曾在老將軍麾下效力。軍隊又是一個很講資歷的地方,所以老將軍的聲望非常之高。

    不說一呼百應,但至少,老將軍說句話,那些軍方大佬們,還是要給面子的。

    因此,夏豪一開始,也是極力的想要拉攏樊無敵。

    老將軍應付了一會,夏豪卻不斷糾纏,老將軍不勝其煩之下,斥責了夏豪幾一句:“當軍人……就純粹一點!”

    結果,夏豪當場翻臉,先在低聲嘲諷老將軍打了一輩子仗,到頭來排名卻還是這么低,還不如很多他帶過的兵;然后又說老將軍的實力,也不怎么樣,那么大歲數,卻還在鐵骨境停留,連鐵血境都無法突破。

    借著酒勁,夏豪又說了不少難聽的話,把老將軍氣得差點揍他。

    最后還是皇上發現這邊的動靜,過來狠狠訓斥了夏豪一頓。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

    但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夏豪從此恨上了老將軍樊無敵。

    當時那場宴會,楚墨和許浮浮等小字輩,也有幸參加,因此,親眼目睹了這次沖突。

    所以,楚墨甚至不需要過多去分析,就能猜到,這件事的緣由。

    若是之前,夏京恐怕還要說得更明白一點,不過這位親王大人,今天算是見識到了這個少年的厲害之處。所以只是淡淡的點了一句。

    楚墨坐在那里沉思著,喃喃道:“英、雄、豪、杰……除了夏杰之外,那三位皇子,都不簡單啊!”

    “利用王府一名神射手,將親王夏京、老將軍樊無敵、當朝內閣首輔許忠良……甚至是青州牧張崇,全都給拖下水。”楚墨的臉色,變得愈發冰冷起來:“還真是夠狠!”

    “不過……你們最好不要再進一步來招惹我,夏豪,我不想跟你們這群皇子,扯上任何關系!你若是再敢對我爺爺或者我動什么心思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后悔的!”

    楚墨的眸子里,閃過一道冰冷的殺機。

    ………

    與此同時,太子東宮。

    已經年過四十的太子夏英,坐在首位,微微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帶著幾分凝重。

    在他下手,坐著一個三十七八歲的男子,跟夏英的長相有幾分相似,留著一撇八字胡,眉宇間,帶著幾分陰沉的氣息。正是大夏的二皇子夏雄,表面上看,夏雄是三個皇子當中最低調的一個。

    既沒有在朝中任職,也沒有進入軍方,一直跟在太子身邊,如果不看他的身份,倒更像是夏英的幕僚。

    唯有了解夏雄的人,才知道他的可怕。可以說,如果沒有夏雄,那么夏英這個太子,絕不可能做得如此牢靠!

    這些年來,東宮的各種決策,幾乎有一半,是出自夏雄這位二皇子的手中。

    據說夏英曾在一次酒后說過一句話:“誰說皇家無情?我身邊一文一武,就是我自己的兄弟!”

    夏英在民間的評價如此之高,跟他的兩個兄弟緊密團結在他身邊,也有很大關系。

    夏雄的對面,坐著一個三十幾歲,一臉英武的男子。筆直的坐在那里,穿著一身勁裝,臉上帶著幾分怒容:“簡直就是個廢物!這么點小事都做不好!該死的,無能的東西!枉我費那么大勁,把他安排到親王府中那么多年。”

    “行了老三,有些事情,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你就別抱怨了。至少,他寧可自殺,也沒有被俘,然后供出你來。已經算不錯了。”二皇子夏雄看了夏豪一眼,淡淡說道:“不過咱們那位叔叔……可不是泛泛之輩,這一次,雖然他沒有任何證據,但十有八九……會猜到這件事是我們做的。”

    “猜到又能如何?他有證據么?”夏豪冷笑一聲:“我倒是巴不得他來找我鬧事呢!這樣,他在父皇心目中的形象,會變得更差。”

    “得了吧,老三,你想的美,咱們那位皇叔,可比你聰明。再說,你看他不順眼,但他終究是父皇的親弟弟!就像你我之間這種關系。父皇只要在位一天,就沒人能動他。”夏雄說著,嘆息一聲:“可惜了上一次那么好的機會,卻被楚墨那個小東西給攪了局,不然的話,夏杰那個蠢貨必死!咱們那位皇叔……也早已失寵!”

    “這次想要連帶著算計楚墨一下,居然又被他躲開了,這個小東西,有點邪門,最近離他稍微遠一點,這也是個很聰明的人呢。”夏雄輕聲說道。

    “切……”夏豪頓時一臉不屑,冷笑道:“就憑那個小東西?十三四歲的小屁孩而已,他能懂個屁!昨天那件事還沒完,他不就跑到親王府去大鬧了一場?聰明人能干出這事?哈哈,可惜那種熱鬧,不方便去看。”

    “他懂個屁?老三,你這輕視別人的毛病,該改改了。”一直不動聲色的太子夏英,突然淡淡的說了一句:“那小子……很可能會成為一個勁敵!”

    --------------

    又是一年中秋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祝我的所有讀者朋友們,中秋節快樂!身體健康,闔家幸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弒天刃,弒天刃最新章節,弒天刃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彩票6加1开奖号码 打麻将软件 微信付账 天津快乐十分 华人易居赚钱吗 澳门盘口即时赔率 篮球比分直播188 伯爵彩票群 手机上赚钱的方法介绍 福建36选7 赚钱多代表成功吗 大赢家足球即时赔率 当你拼命的赚钱喊麦 广东十一选五 梦幻西游69和70那个赚钱快 全民福州麻将官方版下载 看视频赚钱软件一元提现微信 江苏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