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天刃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他是楚墨!

小說:弒天刃 作者:小刀鋒利 更新時間:2017-01-01 21:58:08 源網站:快眼看書
    而這名圣境的修士,第一反應則是憤怒,張口就罵:“哪來的狗東西?找死么?什么事情你都敢來參與一下,給我滾……”

    或許是平日里囂張跋扈慣了,他第一時間根本沒想到其他。直到反應過來,對方居然能夠無聲無息的來到他的身邊,這名圣境的修士頓時有些緊張起來。他目光冰冷的看著來的這名白發男子。不知為何,居然有種眼熟的感覺。但卻可以確定,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

    隨后,他冷冷喝道:“你是誰?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關系?”

    雖然他的心里面多少有點不安,但卻并沒有太大的恐懼。因為這片區域,是他家族的地盤。在這里,他的家族就是老大。就算是飄渺宮的弟子,也不會在這里很放肆的。

    那邊的金銘則是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呆呆的望著楚墨。他的心神受到巨大的震動,這么多年過去,這個人……依然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那滿頭白發跟從前不一樣了。不過,這白發并不顯得蒼老,反倒增添了一股神秘的魅力。

    金銘就這樣安靜的看著來的這個白發男子,他的嘴角,漸漸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雖然很淡。但卻很溫和。就像是,見到了久別的親人一樣。

    金銘的心里面,已經可以確定一件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三千多年,但這個人,這個在炎黃大域已經被當成神一樣的人,并沒有太大的變化。他還跟過去一樣!

    這種感覺,很暖心。

    這么多年,金銘很多次拒絕飄渺宮那邊的好意,其實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最想看見的那個人,已經不在飄渺宮了!

    至于方蘭,那種年少歲月時候喜歡的女孩子,在他死而復生之后,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其實就已經變得很淡了。這么多年過去,與其說喜歡,還不如說是一種淡淡的情懷始終縈繞在心間,會想起,但卻絕不會去執著了。

    所以,金銘甚至一直覺得,他已經可以放下過去的一切了。

    但直到看見這個白發的青年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他放下的,僅僅是愛情,卻并非所有的感情。

    所以,他笑著,已經幾千年沒有流過淚的眼睛,漸漸變得有些濕潤起來。

    “哥!”

    金銘沒有叫師父,因為那已經是過去了。

    這一聲哥,包含了他三千多年全部的情感,也包含了他此刻最真實的感受。

    那邊那名圣境的修士,到這會終于松了一口氣,他剛剛真有點緊張,這個白發青年身上雖然沒有爆發出任何氣息,但卻對他的圣境威壓完全沒有任何反應。這種人,不是神經大條就是深不可測的強者。

    他剛剛有些傾向于后者,不過聽見金銘叫的這一聲哥,他就徹底放心了。

    一個靈界小人物的哥,能有什么強大的能力?

    所以,這名圣境的青年,一臉冷笑的看著楚墨,冷冷說道:“我在跟你說話,你沒有聽見嗎?狗東西,這個地方,是你隨便能來的嗎?”

    這時候,楚墨終于看了一眼這圣境的青年,然后輕嘆一聲:“你是誰家的孩子,怎么這么沒有禮貌?還一點都不懂事。我不是跟你說了么?追女孩子,不是你這么追的。你是怎么回答我的?破口大罵,然后冷語威脅,你的長輩,就是這樣教你說話做人的?”

    這名圣境的修士一臉懵懵的表情看著楚墨,從小到大,能這樣跟他說話的人,似乎……也只有家族中的老祖。而且,那也還是在他踏入至尊境界之前。自從他踏入至尊境界之后,就再也沒有人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過話了。

    “你,你是在跟我說話?”這名圣境的修士目瞪口呆的看著楚墨,不過,他的心里面,愈發有種感覺,這個人真的很眼熟,很像是在哪看過的。

    整個炎黃大域,其實流傳著很多楚墨的各種畫像。不過,任何一張,都是黑發的形象。所以,這圣境的青年修士雖然看著楚墨特別眼熟,但卻無論如何,都沒能跟那尊炎黃大域的神對上號。

    也根本就想不到那上去。誰能相信,金銘這樣一個落魄的靈界走出來的至尊,會把楚墨這尊大神給招來。

    這時候,楚墨看了一眼金銘,然后問道:“你想怎么處理?”

    畢竟,炎黃大域是楚墨的家鄉,昔年的恩怨情仇,早已經了結,也早就淡化了。對楚墨來說,他的胸襟和格局,根本就不會在意這些小孩子。不過,金銘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小兄弟,他不能讓自己的小兄弟心里不舒服。

    更別說,這個圣境的青年,對金銘的殺意,也是很真實的。所以,他只想看看金銘的意思。

    不過,楚墨這句話,算是徹底惹毛了這個圣境的青年。金銘還沒有說話,他就冷笑一聲,直接朝著楚墨出手了:“你這種人,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呀?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真不知道……”

    轟!

    遠方的虛空,頓時傳來一聲轟然的爆響。

    就連虛空,都被打出一道虛無的通道。滾滾的圣級力量,向著無盡的遠方洶涌而去。

    他這一擊,幾乎是用盡了全部的力量,奔著打死楚墨去的!

    可問題是,這個白發的青年,就站在那里,一動也沒動過,但他這一擊,卻是完全沒有打到對方。

    圣境的青年直接有些傻眼了,他看著自己的手,然后又看看楚墨。

    這時候,金銘在一旁說道:“雖然他該死,不過……算了吧,哥,看到你,對我來說,就比什么都開心,咱們找個地方,好好喝一杯吧。三千年了,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開心過。”

    “放了他?”楚墨問道。

    “嗯,放了吧。”金銘很是隨意的說道。

    然后,直接向著楚墨這邊走來。

    那些圍住金銘的人,這會兒也全都看出不對勁了,下意識的,讓開了一條路。就這樣看著金銘直接走到了楚墨身邊。

    那圣境的青年,雖然骨子里充滿暴躁的東西,雖然很狂妄,但還沒有到白癡弱智的那種地步。他如果到現在還看不出這白發青年是一個了不得的強者,那他也白活這么大了。

    所以,眼看著金銘走過去,他的眼中雖然閃爍著森冷和不甘,但卻沒有出聲。

    這時候,楚墨直接飛天而起,帶著金銘,向著遠處飛去。不過接著,他停下腳步,沒回頭,淡淡說道:“追求女孩子,沒什么大不了的。但你過于跋扈了,我想,昔年楚墨重組炎黃大域,讓這個世界的修士都能掙脫桎梏,修煉到更高境界。并不是為了看見你這種人變得到處都是。不然的話,還不如讓這個世界被封印著。”

    說著,楚墨帶著金銘,直接走了。

    這群人,站在雪山之巔這里,全都一身冷汗。

    良久,這名圣境的青年忽然間大叫一聲:“啊,我,我……我好像知道他是誰了!”

    其他的那群人,全都呆呆的看著這個青年。

    圣境的青年修士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臉色無比蒼白,喃喃道:“楚墨……他就是楚墨,他就是楚墨!我,我居然把楚墨給罵了一頓?他居然……沒有跟我一般見識?沒有殺我?”

    噗通!

    這名圣境的青年,說完之后,雙膝一軟,直接跪在那,沖著楚墨離去的方向連連磕頭。

    沒有用任何力量保護自己,所以他的額頭上,很快站滿白雪,也磕出了血。

    他身后那群人,在聽到他們主子這句話之后,一個個,全都直接被嚇傻了。也全都雙膝一軟,跪在那里,對著楚墨離去的地方磕頭。

    不久之后,這圣境的青年回到家族,當著那名同為圣境巔峰的老祖,說了這件事情的全部經過。當老祖問他是怎么推斷出那人是楚墨的時候。這名圣境的青年回答道:“我之前苦追方蘭,但她不理我,于是我就去曾經的靈界區域去調查她。她的事情,在整個靈界區域,都已經成為了所有人耳熟能詳的傳說了。于是,我知道了金銘,我覺得,只有找到這個金銘,殺了他,才會讓方蘭徹底死心。同時,我在調查的過程中,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方蘭是楚墨的親傳弟子!”

    這名圣境的青年修士哆哆嗦嗦的說道:“雖然飄渺宮從來沒有刻意去宣傳過這件事,但十大祖師跟楚墨之間,全都有著很深的淵源,卻是誰都知道的事情。今天,我看那白發青年,怎么看怎么眼熟。金銘又叫他哥……我狠狠一擊,打在他身上,卻像是打在空氣中。這世上,能夠這樣接我一擊的。肯定已經超越了大圣境!因為就算是大圣,也不敢這樣托大,來接我一擊。”

    青年家族那名圣境巔峰的老祖聽完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他道:“你幸運啊!真的是天大的幸運,人家是真神,完全沒跟你一般見識。那個方蘭,你別惦記了,回頭,想個辦法,給人家道個歉。然后,從此安分一點吧……”

    青年修士點點頭,經過這次事件,他也像是一下子開竅了,成熟了很多。

    一間小酒館里面,楚墨跟金銘兩人相對而坐。(未完待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弒天刃,弒天刃最新章節,弒天刃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彩票6加1开奖号码 ag捕鱼王2破解 怎么在微信接广告赚钱 nba即时比分直播网 一天时间里怎么用20块钱赚钱 15岁可不可以赚钱 篮球比分直播捷报 彩66群 90篮球比分网 主播游戏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 满洲里在家手工活赚钱 甘肃快3 刮刮乐 给孩子玩的地方赚钱 浙江飞鱼 点点邪恶帝国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