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之血染山河 第七百八十七章 奸細

小說:抗戰之血染山河 作者:白色孤島1 更新時間:2017-10-14 00:03:38 源網站:快眼看書
    楊凌看到這些群情激涌要出張家集的民眾們,心里也是和明鏡兒一樣透亮,肯定是有人在暗中鼓動煽風點火。

    而這些暗中散布謠言的人毫不懷疑,一定和張家集的命案有關,說不定就是他們犯下的。

    在這種情況下楊凌又怎么會解除張家集的戒嚴命令呢,要是放他們出了張家集,那就是放虎歸山,再想抓到他們恐怕就是難上加難了。

    “楊長官,你來了,你給我們評評理,他們憑啥不讓我們出村啊,我們又不是殺人的兇手。”

    看到楊凌的到來,人群中就有人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楊凌上前一步,凌厲的目光環視了一圈堵在村口的民眾們,緩緩的的開口:“剛才是誰在說話,站到前邊來!我給你評理。”

    楊凌的身后站著一百多武裝到牙齒的游擊隊官兵,他們肅立在殺氣騰騰的,讓鼓噪的民眾們心里有些發怵,都不說話了。

    “怎么,不敢站到前邊來是吧?”楊凌冷笑著對身后的連長吳長慶吩咐:“將那個穿黑褂子的人給我帶出來。”

    連長吳長慶兇巴巴的一揮手,兩名如狼似虎的弟兄就擠進堵在村口的人群,撲向剛才說話的那個穿黑褂子的中年人。

    那穿黑褂子的中年人也面露慌亂,想要后退溜走,可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被兩名弟兄一左右的給摁住了。

    “你們干什么,憑啥抓我!”黑褂子中年人被兩名弟兄架著,頓時慌亂不已,掙扎著大聲嚷嚷。

    而這些張家集的民眾們也是不明所以,楊長官怎么一來就上來抓人呢?

    “楊長官,我可是沒做過啥傷天害理的事情,你抓我干什么呀。”這人被抓到了楊凌跟前,還在辯解。

    楊凌冷冷的盯著他:“怎么?有膽子躲在人堆里亂嚷嚷,不敢站出來見光?”

    “諸位鄉親,你們認識他嗎?”楊凌扭頭詢問堵在村口的居民們。

    張家集的人口眾多,魚龍混雜,所以楊凌才有這么一問。

    張家集的民眾們看了一眼,面面相覷最終都是搖頭,表示不認識這個穿黑褂子的中年人。

    穿黑褂子的中年人看到張家集的民眾們搖頭,也是冷汗直冒,誰知道楊凌的眼睛這么毒,在這么多人中,專專的瞅著他了呢。

    他卻不知道,楊凌是那么好糊弄的嗎,稍一尋思就知道事情不尋常,他現在出來鼓動豈不是找死。

    “我知道他,剛才就是他說誰要是敢參加游擊隊,就會有滅門之禍......”一名張家集的人開口道。

    聽到這話,這黑褂子的中年人更是面如死灰,他娘的,這不是將自己往火坑里推嗎?

    “楊長官,你別聽他胡說,我可沒說那話啊。”黑褂子中年人現在急的滿頭大汗的解釋。

    “我好像也聽他說了。”更多的民眾回過味來,認出了這個散布謠言的黑褂子中年人。

    “來歷不明,散布謠言,帶下去好好審問,我懷疑他就是鬼子派過來的奸細!”楊凌不等黑褂子中年人繼續辯解,就抬手命令將他帶下去。

    “冤枉,冤枉啊!”

    “走吧!”兩名弟兄的臂力驚人,架著黑褂子中年人竟讓他動彈不得,很快就被帶下去了。

    “諸位父老鄉親,你們也都看到了,不是我楊凌蠻橫不講理不讓你們出村,而是兇手就藏匿在你們的人群中,我要是解除了戒嚴,那兇手豈不是逃之夭夭了?”

    聽到楊凌的這話,眾人都是紛紛明白了過來,感情他們是被人當槍使了,頓時心中憤怒,嗡嗡聲一片。

    “各位先各自回家,我將會親自調查張家集的命案,我一定揪出殺人的兇手,會給諸位鄉親一個交代。”楊凌信誓旦旦的向民眾們保證。

    “楊長官,您能不能網開一面讓我們家的兒子從游擊隊回來......”

    民眾們依然被那謠言弄得害怕,當面向楊凌求情。

    “諸位,你們剛才也看到了,那都是鬼子奸細散布的謠言,諸位不要害怕,你們看到我身后帶來的這些官兵了嗎?他們就是來負責保護你們的。”

    民眾們都將目光投向了楊凌身后的這些荷槍實彈肅立的官兵們,看著他們那整齊劃一的站在那里,心里稍稍安定。

    “諸位鄉親,咱們聽楊長官的,各自先回家,楊長官肯定會抓住兇手,給我們一個交代的。”張家集的大戶錢福明也適時的出來勸說。

    看到民眾們猶豫,錢福明繼續道:“前些日子我家柳兒冤死,也都是楊長官為我做主的,我們一定要相信楊長官,大家都散了吧。“

    “好,楊長官,我們相信你。”民眾們終于選擇了相信,紛紛告辭返回各自的家。

    “多謝錢掌柜幫我說話。”看到民眾們散去,楊凌對錢福明表示感謝。

    錢福明則是直擺手:“楊長官您客氣了,說來我還要感謝您上次一為我做主。”

    兩人寒暄客套一番后,楊凌對錢福明道:“錢掌柜的,勞煩你去將張家集的保甲長都叫過來,我有事情吩咐。”

    “哎,好,我馬上就去。”

    等到錢福明離開,楊凌又轉身對連長吳長慶吩咐道:“吳連長,你親自去審問剛才抓住的那個人,我懷疑他和這次的命案有關系。”

    “是!”吳長慶也轉身去審問去了。

    而得知楊凌到來的排長花狗也急匆匆的從張家集內迎了出來。

    “團座,張家集出了滅門案件,我的防護做的不好,您懲罰我吧......”花狗見到楊凌就主動的開口認錯。

    “這不是你的責任,主要是我眼睛盯著練兵,疏忽大意讓奸細鉆了空子,你下令戒嚴就做的很好。”楊凌并沒有責怪花狗,而是將責任攬在了自己身上。

    楊凌下花狗下達了命令:“等會兒保甲長過來了,讓他們將張家集的人口清冊拿出來,你帶人挨家挨戶的搜查,凡不是張家集的人,都先給我抓起來。”

    “是!”花狗沒有想到楊凌沒有懲罰他,心頭感動不已,心里暗暗的發誓,一定要將兇手揪出來。

    楊凌下達了一系列的命令后,則是直奔發生命案的現場。

    兩戶緊挨著的農家院子里站滿了持槍的弟兄,他們負責看護,空氣中彌漫了刺鼻的血腥味。

    死去的人都是在睡覺的時候被人闖進屋子殺害的,床鋪上全都是斑斑血跡,而在房間內的桌子上,兇手還留下了警告的紙條,說是對他們兒子參加游擊隊的懲罰。

    這些留下的紙條就是赤果果的挑釁,楊凌的心中騰起了一股子怒氣,這些漢奸奸細太猖狂了,看來有必要進行一次內部的清除行動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抗戰之血染山河,抗戰之血染山河最新章節,抗戰之血染山河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彩票6加1开奖号码 赶集摆摊手机贴膜赚钱吗 贵州神奇麻将下载 乐天彩票游戏 微信上打码赚钱揭秘 上海岳游街机电玩捕鱼 海南麻将怎样算有番 赚钱的方法没人愿意分享 嘉年华彩票首页 大学里开修手机店赚钱吗 幸运彩票群 胡姬琵琶行赚钱吗 头彩娱乐群 llke视频怎么赚钱 腾讯的QQ炫舞赚钱 二级加油站 赚钱 微信哈尔滨麻将群一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