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之血染山河 第二百五十九章 殲敵

小說:抗戰之血染山河 作者:白色孤島1 更新時間:2017-03-30 13:30:44 源網站:快眼看書
    幾團火光煙塵之后,齜牙咧嘴嗷嗷叫的鬼子已經沖到了近前,鬼子那猙獰的面容和橫沖直撞的氣勢讓負責阻擊的許多弟兄腿肚子發軟,心里著實害怕,秦壽也好不到哪里去,牙齒都在打顫。

    但是他腦海里一直縈繞著那些死去的弟兄,那些血肉模糊的臉,他們都是死在小鬼子的手里啊,自己一直嚷嚷著要報仇,現在小鬼子已經到了近前,要是轉身跑了又怎么對得起死去的弟兄呢。

    看著挺著刺刀從硝煙之中沖出來的鬼子,他的眼睛頓時紅了起來,對鬼子的仇恨壓倒了心頭的恐懼,大吼一聲豁然起立:“弟兄們!隨我殺鬼子啊!!”

    秦壽挺著刺刀沖了上去,此刻他全然忘記了恐懼和害怕,心里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報仇,俗話說將為兵膽,秦壽不要命的沖了出去,頓時讓剩下的弟兄熱血涌腦,毫不猶豫的大喊著沖了出去。

    二十多名面黃肌瘦的中國士兵勇敢的向數倍的鬼子發起了沖鋒,鬼子少佐鷹孝的臉上閃過一抹驚色,從中國軍隊大潰敗至今,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么勇敢的中國士兵了,不過那又怎么樣呢,他旋即冷喝道:“殺光他們!”

    別說這區區的二十多名中國士兵,要不是顧忌戰斗會引來更多的中國部隊對他們圍剿的的話,鷹孝甚至想轉身滅掉楊凌他們這股人,但是為了執行自己的任務,必須盡快脫離戰斗,今日的狼狽他日一定百倍的找回來!

    率先沖向秦壽的是一名臉上著丑陋刀疤的鬼子兵,他并沒有向其余鬼子那么大喊大叫,反而端著刺刀一聲不吭的向秦壽撲過來,就像一頭危險的猛獸撲向自己的獵物一樣,勢在必得。

    這是一名老鬼子,看到這名刀疤鬼子的沉穩冷靜,秦壽心中暗自叫苦,娘的,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催的呢,但是已經不容他多想,刀疤鬼子已經距離他不到十步的距離,轉瞬即到,他甚至能夠看到鬼子陰冷臉上那丑陋的刀疤,分外的猙獰。

    他娘的,拼了!現在后退已然不可能,狹路相逢勇者勝,只能拼死一搏指不定還能夠搏一條生路,秦壽大吼一聲給自己壯膽,不退反進,迎著這名刀疤鬼子殺了過去。

    刀疤鬼子丑陋的臉上閃過一抹不屑的冷笑,端在手中的刺刀干脆利落的朝著秦壽的心窩子扎去,對于他們這些戰場上摸爬滾打許久的老兵來說,戰場上不需要任何的花哨動作,一出手就是最狠最致命的方式。

    秦壽自知不是這老鬼子的對手,但是他也不懼,不避不閃的沖了上去,就在雪亮的刺刀即將刺入他心窩子的時候,他身子才猛然一側,刺刀噗嗤一聲斜著刺傷了他的下肋。

    忍著下肋傳來的劇烈疼痛,秦壽手中低垂的刺刀猛然上揚,刀鋒直逼鬼子的喉嚨,原本勝券在握的刀疤鬼子面色狂變,因為他用力過猛已經收不住腳了,驚恐的看著自己距離那上揚的刺刀越來越近,他想逃避,但是慣性的力量讓他不由自主的撞了上去。

    噗嗤!

    雪亮的刺刀毫無阻礙的將鬼子的喉嚨刺了一個通透,噴出來的血箭揚了秦壽滿臉,秦壽拼著自己被扎一刀換了鬼子脖子被他刺穿了一個窟窿,鬼子痛苦的想要大叫,但是嘴巴張開,嘴里卻是往外冒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秦壽拔出帶血的刺刀,鬼子撲通一聲滾落在地抽搐兩下沒有了動靜,秦壽靠著一顆小樹,大口的喘著粗氣,如果自己側身慢一步,那么鬼子的刺刀已經先扎入自己的心窩子了,當真是驚險不已,不過他贏了,拼死了鬼子。

    他伸手摸了一把被鬼子扎了一刀的下肋,已經黏糊糊的一片濕,衣服已經被流出的鮮血浸透,顧不得包扎傷口,靠著樹干硬挺著站立著,刺刀上揚,因為又有幾個鬼子朝著他沖過來了。

    “殺鬼子啊!”這幾個沖向秦壽的鬼子還未沖到他跟前,就被身后沖出來的幾個弟兄飛撲在地,他們也自知不是鬼子的對手,靠的也是以命搏命的想法,能夠拼死一個算一個。

    看到沖向自己的鬼子被擋住了,因為下肋流血的緣故,秦壽感覺渾身有些無力,順著樹干滑坐在地,喘著粗氣拉動槍栓瞄向了遠處黑壓壓沖過來的鬼子,開槍打翻了兩個,咔擦一聲,槍里沒子彈了。

    他掏了掏血糊糊的口袋,已經空空如也,他有些氣惱的扔掉了手里的槍,爬到旁邊死掉的刀疤鬼子身旁摸了兩顆手榴彈出來。

    “小鬼子,來殺爺爺啊!”秦壽長著嘴巴嘶吼著擰開了底蓋拉了弦,冒著煙的手榴彈嚇得沖向秦壽的鬼子急忙轉身跑。

    鬼子少佐鷹孝用刺刀將抱住他大腿的一名國民革命軍士兵的身子扎了好幾個窟窿,那名士兵已經失去戰斗力奄奄一息了,但是那雙抱住他的手就像是鐵鉗一般不松開,讓鷹孝大為火光。

    轟轟!火光煙塵彌漫,秦壽扔出的手榴彈將幾個逃跑不及的鬼子炸翻了天,鷹孝也被炸翻在地,他的背上血糊糊的一片,至少鑲嵌進入了四五塊鐵片,臉上也被荊棘劃拉的全是血。

    鬼子鷹孝耳朵轟鳴嗡嗡的響,有些眩暈,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看到不遠處靠著樹干坐著的秦壽正在高興的大呼小叫,他記得就是這個混蛋扔的手榴彈,他邁步想要去殺掉他,殺掉這個可惡的支那人。

    “長官,快走!”鷹孝還沒走兩步,就聽到自己的部下斜刺里奔出來攔住了他,拽著他就往林子里鉆。

    鷹孝想和大聲的呵斥,但是聽到后面傳來山呼海嘯的喊殺聲,扭頭望去,無數穿著斑駁雜色衣服的支那人正拿著各式武器源源不斷的沖過來,那些被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的支那軍人也在沖鋒。

    鷹孝看到自己自己麾下那些精銳的士兵們正在被那浪潮淹沒,被那些憤怒的支那人砍翻在地,他聽到了自己部下的慘叫,他看到了肆意揮灑的鮮血,他的部下在死亡,他的心如刀絞,該死!

    “追啊!不能讓鬼子跑了!”有人看到鷹孝他們朝著林子里鉆了,舉著砍刀哇哇叫的開始追擊。

    “長官,你快跑!我擋住支那人!”拽著他逃跑的中尉推了鷹孝一把后,端著刺刀反身迎了上去,鷹孝順著緩坡滾進了滿是荊棘的灌木叢。

    他抬眼望去,僅存的那名中尉也被砍翻了,帶血的頭顱順著緩坡滾了下來,看著中尉那瞪著的雙眼,鷹孝目眥盡裂。

    林子里的喊殺聲弱了下來,到處都是中國人的聲音,越來越多的游擊隊和游擊營的弟兄開始圍繞著林子搜索殘敵,受傷的鷹孝忍著劇痛爬出了荊棘,像是喪家之犬一樣頭也不回的朝著遠處逃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抗戰之血染山河,抗戰之血染山河最新章節,抗戰之血染山河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彩票6加1开奖号码